2014-06-10 流水帳形式(?)OS滿滿雜記

 

 明天要報告,今天要值班啊啊啊… <=一直以為是週四才要報告

 18:56 才說我在的話病人會乖乖,不到七點接了第一call(但是在這之前均賢接了5通至少);聽說之前有過八點才第一call的記錄,by高P。(這再次提醒我們飯可以多吃話不可以亂講Orz)

 三個換藥一個complaint結束

 22:00 O姓學長明明有9A可以睡(他說那邊有4張床,不過比9C冷很多),還跑來這邊現在睡了一張床= = 均賢去忙了,我是在弄報告啦。也不知道今天有沒有碰到床的機會(遠目) 

等等有一個凌晨一點要換藥Orz 剛剛10A073兩個傷口我換到快一個小時啊@@ <=弱

 22:57 均賢還沒回來,學長還不起來在那邊打滾... 歐耶他被摳了~(可以鎖門嗎= =+?)

 

 23:09 午夜前,處理complaint於是離開值班室。

 8AOOO 抱怨說左邊大概第五根肋骨痛到給他睡不著。由於他是AMI入院,而且家境加上觀念問題希望不做任何intervention,所以建議的CABG沒做,連cath也沒。原本預定明早要出院,出院order都已經開好了。

 為了確保安全,雖然原本應該是開個paramol給他我就可以閃了,不過開了EKG,然後去找機器... 過程中已經去看他了,也說要開藥了,但是不斷在那邊鬧,問一問回去沒一分鐘又晃出來;重點是他說的我十句有九句五聽不懂,不知道是哪裡的腔調...(明明是寫國台語,但是又沒聽過這種腔=^=) 而且阿伯聽人家說他是因為之前撞到所以痛,超大聲說:「亂講,我哪有撞到!」(護理師翻譯的)而且有因為自己睡不著所以想把整個病房一起叫起來的企圖(我說認真的)。

 難怪他前妻... (啊~說出來了~y)

 跟印表機奮鬥把order開出來,然後找機器迷航...(因為機器已經被推去bedside所以借了鑰匙跑去庫房找半天找不到)... 讀不到肢導極跑去找可以沾濕的東西... 再次搞懂到底按哪個鍵(用過又忘了)... 總之,跟EKG奮鬥到一半,(其實原本是護理師姐接已經弄差不多了,位置也接好了)隔壁床量血壓的時候我隔著簾子聽到「誒intern醫師你先過來看一下,這邊好像不太對,好像是VT...」

 因為預期不會只有看一下,所以我還是跟那些超難用的紐扣型貼片纏鬥結束才過去(用過你就知道我在講啥... = =) 把EKG機器丟一邊過去的時候護理師已經在壓了 (<=不過目前這棵廢柴看到monitor版本的EKG應該也是認不出來該電了...) 

 記錄這段的重點是因為真的第一次參與C,今天。之前第一次看到C記得是在10A,那時候我記得是日光室旁邊那個邊間第三床。話說伯伯的胸骨有些突起(還不包含貼著的那些導電貼片),C起來像是在走健康步道。

 23:51 by leader學長’s order, call均賢來幫忙壓。不過三分鐘後伯伯又跳回來了,又打過去說先不用衝。leader學長(好像是心內的R)(<=你看這傢伙被人家請客--後述--還不記得到底是誰請的= =)嘗試放CVP同時等急驗的那些data。

 我塞了一支Folley。不過就算是預期也等不到感染什麼的,但是放得頗糟。雖然說可能10隻20隻之內說不定還不太穩這種藉口,但是明明不是沒放過,也考過了,很奇怪在這裡值班的時候做的老是覺得不像以前Clerk的時候那樣做完有成就感(而且失敗率疑似上昇@@)。說不定是因為現在心態不太一樣了吧?以前有做到已經比很多人還經驗豐富了,萬一失敗可以找學長姐,但是現在弄好沒弄好後面都還有東西在排隊。

 00:53 R學長CVP放到一半,突然發現pulse摸不到,於是再次開始CPR。call均賢來換手。家屬一直沒辦法決定要不要放手(那個時間也只有部分家屬能聯絡上),只好壓個三十分鐘再說。

 我的CPR品質... (被說太矮乾脆就爬上去床上壓= =a) 不過後來伯伯也塌掉了,也不太回彈了...

 一直到隔天早上都還會覺得,不知道自己身上哪裡還帶有電擊造成的皮肉燒焦味。我是沒被電到啦(雖然學長姐多多少少會電一下)。噢對,然後電下去人確實整個都會跳一下。

 話說時間記錄是從手機記錄還原;由於值班我並沒有戴手錶(怕沾到什麼難洗)(人家送的說)。而看過現場之後也能夠確實去理解,為什麼當這些記錄被仔細檢視的時候,其中的時間其實最多也只有相對意義... 你根本那個瞬間不可能去仔細填寫,真的開始記如果是發現的十分鐘之後已經很早了。

 宣告之後,護士們忙著處理那些記錄把它補上,還有把用掉的epi開回來等等<=你的工作;好像是一種很特殊的心情大家覺得該吃點什麼。R學長說大家很辛苦所以他請客(歐耶免費麥當當~)... 雖然後來不知道為啥說不送就變成永和豆漿了。

 原本有點想嘴賤問大家要不要點個鴨胸,不過想說我還沒結束這一班,還是別找自己麻煩好了。(附圖)

鴨胸 (話說圖有點亮)

 至於那個原本靠在北邊說他痛到睡不著的另一個阿伯,居然在隔壁床那樣轟轟烈烈的狀況下,棉被捂著頭就睡著了。護理師姐接們有些聊到這個不免義憤填膺(?)... 我在那邊聽他們聊這個話題,聽到說那傢伙有打呼於是放心離開(確定等一下不會有另一個也要來一下)(原本要幫他加抽troponin但是因為已經睡著就先算了,所以確認一下)。不過也再次提醒我,很久以前不想念這個系的理由... 有些人就算生病也不值得同情;即便你同情為他們付出,他們是不會有一絲絲同理心的。

 凌晨的零食在3:42左右到了。邊趕報告的PTT(?)然後五點多睡一下(說真的,睡少自己活該,週日週一打混Orz),好像是6:20左右被叫起來抽了三支gas,還有一個護送下去洗腎。第二次值班,值得紀念的是,護送回來之後把那支原本沒成功的gas抽到,今天至少有成功兩支。另外一個-4姐接表示她還是幫我弄好了...(病人脂肪層雄厚)... 至少比第一次值班兩支fail兩支全部麻煩學長好多了<=就說是廢柴。雖然說之前Clerk也至少抽過5, 6支以上了... 可能值班有壓力跟別的變因吧。總之感謝今天早上的病人沒把我踢出去。(雖然有被別的有的沒的要求耽誤到...)

 還有感謝meta的V學姊和兩個學長,在我同學報完之後,還等我把工作弄完之後聽我報那個準備得千瘡百孔的thyroid ca的paper。今天8點左右結束。

 

<end sub>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haleschou 的頭像
thaleschou

Mars人的窩

thalesc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